一家隔阂 三个平行时空

一家隔阂  三个平行时空 前进进戏剧工作坊将上演剧目《放逐》,故事围绕一家三口各自不同的社会历史经验。(YC Kwan摄/受访者提供)一家隔阂  三个平行时空

「为什幺,人会变成如此?」跟剧场导演方祺端聊着自编自导新作《放逐》,他反覆问了几次。剧目由一家三口组成,父亲、母亲、儿子走过迥异背景,不能沟通,却分别遇上奇幻的狗。人如果是时代产物,那幺他也可以一世停留那个时代,自说自话。创作遇上本港社运波涛汹涌时,剧本有意无意渗透一些寓言与回顾。

因伞后无力感而创作

雨伞运动刚过5周年,回想《放逐》的创作初衷,方祺端说感觉「很久很久之前」。2016年,前进进戏剧工作坊举办「新文本工作室2.0」,他便开始创作《放逐》原稿。伞后社会无力感巨大,「许多人认为这是一场很失败的运动」,让他望以文字与剧场梳理状况。剧本被选为优秀作品,于翌年上演读剧,今次演出由资深剧人冯程程担任戏剧构作。故事分为〈父亲〉、〈母亲〉〈儿子〉3章,各人物分别主导一章,表达人与人的隔阂状态。

父亲设定为「收成期」中老年人,追求稳定工作,即将退休;母亲为家庭主妇,于荒芜的调景岭长大,现忙着洗猪内脏煲汤,跟朋友聊聊去哪裏旅行;儿子为80后,打算置业及跟女友结婚,对方却走在「前线」。独白充斥着整个剧目,跟方祺端前作风格很似,他解释:「我一直不太喜欢、亦不太擅长写对白,独白好像较贴近各人内心的状态。再者想说家人之间无法沟通,因为大家有个很强的世界观,而对方没有接收到。」

「屋企,只是一个载体去说香港的东西。回想佔运时,在金钟、铜锣湾、旺角,一街之隔已经可以是两个世界。在平行时空内,佔领区可以没有发生过,此种感觉很冲击。」他说道。如今因《逃犯条例》修订引起的风波,衍变散落各区抗争,大为不同。导演在本年6月开始更改剧本,「平行时空」本质仍在。一个运动,阵营分裂,甚至已发展至没所谓中立可言。即使看同一宗新闻,亦生出完全相反的演绎角度。导演欲探究不同取态的人,尤其被指为冷漠的一群。

善良纯洁如何变成冷漠中产

「我会想写一个冷漠中产,爸爸60多岁,年轻时必然经历过些什幺,几乎就定型了他对社会及自己的看法,那就是文革吧。」方祺端蒐集了大量文革资料及书籍,交织在剧。近年许多分析指出中国出现二次文革倾向,亦批评当局淡化历史错误的论调,团队不讳探讨此问题。方祺端续指:「只是想呈现个环境。我认为人是历史的产物,很大程度控制不到自己经历的时代。3个人3个时代,人物如何由相对上纯洁的人,变成如此。人本来应该是善良的吧。」父亲一角曾热烈参与文革,却经历极大创伤,成为他逃命到香港之原因。停留在那个阴霾之下,或者他不会承认自己受那阴霾影响,自己骗自己,也自说自话。

人受时代影响,代表完全无个人责任吗?所有角色,分割来看都有其苦衷,说话也有其原因。方祺端坦言:「我没有想过什幺『和解』。只是认为我们看事物有时见到一个『点』,其实后面仍有大堆东西。我仍然很愤怒,我亦没有原谅过任何人。」一起讨论剧作及提供指导的冯程程接着打趣形容,剧场人有如「灵媒」,接通不同经验。当人们尝试了解对方,自己会更清楚在一个如何的纠葛之中:「的确,简单来说你可以讲『是世界的错啊』。再追问下去,这个世界点错法?有什幺不同的点,去到几时驳至别的点,然后产生一个因果,引发别的东西。到底这是什幺社会结构,加上人的习性,令我们变成如此呢?可能找不到答案,但调查过程令人清醒很多。」

剧本没有给予希望的「吗啡」,却送来几头狗狗。导演巧妙设计几趟人物与狗的相遇,人物面对狗狗产生微妙变化,救牠、帮牠抑或杀牠,却总产生重要的个性转折。每次遇上狗狗时,人物呈现较为诚实一面。汪汪汪,问到底吠声来自狗狗,还是由心深处传来被亲手埋没的自己。

《放逐》日期:10月9至19日

地点:马头角道63号牛棚艺术村前进进牛棚剧场

门票:$260

网址

文:刘彤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