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病逝激发从医‧唐云华注重身心灵诊断

祖母病逝激发从医‧唐云华注重身心灵诊断(雪兰莪‧万挠)从小就对科学及大自然充满好奇心的唐云华,小学时为了“捉摸”电流,自行在家里研究电线,结果引起小爆炸,还好没有受伤。原本要当科学家或探险家的他,历经祖母病亡的打击后,激发起当医生的念头。家境清寒的他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在大学时身兼多职,除了当侍应生、图书馆助理、家教、网页撰写人,甚至也当药物临床试验的白老鼠,以挣取庞大的学费及生活费。如今回头,他终嚐出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箇中含义。自小在新村长大的唐云华,有着新村小孩的任性及胆识。他说,小时屋后就是一座树林,他常常和兄弟姐妹及邻居一起到树林探险。“我们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林中有宝可寻,孰不知住着许多猛兽蛇虫。”他庆幸当时没有遇到野兽出没,不然性命可不保了。不过,正因为这股勇于冒险的精神,让他梦想成为一名探险家。除了爱冒险,云华的好奇心也大于常人。他特别崇拜爱迪生及牛顿,常常模仿他们的举动,例如把家里的旧电器拆开重组,这让他得以掌握一些科学原理,他甚至修好了原本已开不动的电动玩具。最初志愿当科学家但是,他也有出糗的一刻。“小学课本谈到电流,由于电流是看不到的,我决定要把它揪出来。我剪断电插座的电线,将正负电极相搭,结果开电后传来一声爆炸巨响,接着冒出了一团浓烟,我才知道自己闯祸了,被母亲狠狠训了一顿。”好奇加上聪颖,让他的课业成绩顶呱呱,一直都是大家眼中品学兼优的学生。因为生活离不开科学,他开始在志愿栏填上科学家。1996年,从小与他一起住的祖母因病逝世,让他有一股很大的无力感。他忆述,1995年祖母开始发病,家人悉心照顾,可是祖母的病情每况愈下,还试过两次紧急送院治疗,彼此身心饱受煎熬。祖母病逝改变志向“听医生说祖母肺积水,但没解说病因。那时我懂得不多,无法多加追问,1年后祖母就不敌病魔离开了。至今我还是无从追溯死因,这是我心中的一根刺。”为了除掉这根刺,云华决定报读医科。那时他刚从吉隆坡中华独中毕业,在试验室当助理。“我原本打算当一年助理,过后再去台湾念大学。祖母病逝后让我捉稳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大胆地向白袍梦前进。”患失温及高山症险些命丧高山虽然工读生活繁忙,云华还是抽空参加校内的两个社团――登山社及中医社。选择登山社,除了锻炼体力,爱好摄影及冒险的他终究是为了享受良辰美景,因为台湾最美的景色都在高山上。大学时期,他曾有过险些命丧高山的经历。“2002年,我和队友一行六七人,展开7天6夜的台湾中央山脉北一段纵走。第3天时,大家误判天气及溪水水位,结果在傍晚八九点才抵达扎营地点,比原定时间迟了四五个小时。”他说,山上白天和黑夜的温差极大,只要太阳一下山,温度就会从十多度骤降到零度,而且浓雾大起,让人伸手不见五指,因此登山队伍一般要在下午4点前抵达目的地,以展开扎营、升火及煮炊的工作。“当我们来到南湖大山,竟发现这里的溪水已干涸。我们已经没有自备水,大家又渴又累,行程严重落后。不久天色转暗,浓雾阻挡了我们的视线,天气又湿又冷,装备不足的我,开始出现全身无力、头重脚轻、意识模糊、干咳、噁心等症状,这就是温度及氧气浓度过低而引发的失温及高山症。”他庆幸当时有一位比较健壮的男队友,把身上的羽绒衣脱下让他穿上,接着队友们团团把他围住让他取暖。还好当时手机尚有收讯,其中一名队友就致电给他那仍是女友的太太黄诗媛。“当我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醒了一半,潜意识里告诉自己,不能就此倒下。”就在走走停停间,他们看到远方灯火闪烁,于是沿着光源前进,最终找到灯火来源处。原来是另一间大学登山队伍正在营地煮食,他们仿如遇到救星,大家无不喜极而泣。“坦白说,要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真诚相助,这一场大自然之战,实在不容易打赢。经此事后,我才发现相比于大自然,人类是多幺渺小。我常对自己说,这条命是大家用爱捡回来的,我一定要好好珍惜。”选择家庭医学科照顾病人身心健康因为一颗心脏的震撼,云华曾想过要当一名心脏外科医生,但是他深知自己的体力无法负荷,因为与一场手术搏斗,需要耗上好几个小时,加上外科医生日夜癫倒、生活不定时,他最终选择了一个以预防医学为主的家庭医学(Family Medicine)科。因为很多必须上手术台的病患,若能一直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或能逃过病劫,在小病时就被诊治。他说,家庭医学是以3C2A为口号,大意是指照顾病人是以一个家庭为单位,而非病人本身,而且身心都要照顾,不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家庭医学常见于沿袭美国健康体系的国家,因此在大马并不普遍。这是一週全性科系,涵盖範围甚广,从普通的健康检查咨询、疫苗注射至老人科、儿科、妇科、精神科等。”身为一名家庭医学专科医生,他极度注重和病人的问诊过程,因为只有详细的问诊,医生才能更精準地揪出病因。细腻心思辨识病症助老妇告别忧郁云华以自己收治的痛由心生个案为例,指出家庭医学如何以它细腻的心思,破了别科无法辨识的病症,病人由此告别郁郁不欢。他说,有一名60多岁的老妇人,首次前来求诊时,脸色苍白,手持拐杖,并由儿子及媳妇搀扶进来诊所。“当时这名老妇人投诉全身乏力、腰酸背痛及胃口不好已有两个月了,之前看过脑神经科、疼痛科及骨科,因为所有的验血及影像检查都正常,医生们皆认为这是人体老化所引致的退化现象,因此只配了一些止痛药给她,但是情形并没有改善。”他看了老妇人之前所做的体检报告后,怀疑老妇人的病可能来自心理压力,于是就从她的家里状况问起,原来之前她的大小儿子及媳妇们都和她一起住,而大儿子夫妇的儿子,即老妇人的孙子是由她一手带大。后来,大儿子为了工作而举家搬迁至市区,这让疼惜孙子的老妇人心如刀割。“于是,我拿出忧郁症评量表给老妇人做检测,从她得分的成绩来看,她确实患上了忧郁症。接着,我开了一些抗忧郁剂给她,并着她的小儿子要多点叫大哥一家人回来看母亲,若时间不允许,也应拨电以示关怀。”他说,1个月后,老妇人回来复诊时已无需旁人搀扶,而且脸色转好,所有的不适症状都获得舒解。“这就是家庭医学的作业方式及宗旨,它探讨病人身心灵是否健康,而不是只管治疗器官,它主张的是如何让身心灵达到平衡。”在台湾已有14年的云华坦言,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回流大马这片土地。“我回来时,首要任务就是要推广预防医学,并希望透过报章、讲座等媒介,把我所知的一切知识传授给大众,目的是要提高众人对疾病的醒觉意识,而非病重了才来治疗。”受不了福马林呛鼻边流鼻涕边解剖在念医生涯中,解剖课让云华受尽折腾,他常在一把鼻涕一把泪水中度过。原来医学院为了尊重大体老师(对遗体捐赠者的尊称),下令所有上解剖课的学生不能戴眼罩及口罩,但是由于大体都长期泡浸着福马林(Formalin),取出后会发出强烈的防腐剂味道,这对有鼻过敏的云华来说是苦头。他说,当时解剖室排气系统不佳,加上呛鼻的福马林气体,他的鼻涕及眼泪全都涌出来了。最要命的是,负责解剖的双手因沾满福马林,他不能用手拭掉鼻涕及眼泪,只能用上下手臂拭擦,情况狼狈。当时他每週都要承受两堂共6个小时的呛鼻湿眼之苦,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还好随着临床解剖成绩过关,他总算解脱了。虽然这堂课很难过,但是想到大体老师的伟大情怀,云华说,他的泪就当作是为大体而流,感谢他们为医学系学生作出贡献,因为“器官认知,始于大体”。自喻为苦读生当临床试验白老鼠云华自喻是一名苦读生,除了身兼多职,他还试过参加大大小小的药物临床试验,成为大家口中所说的“白老鼠”。身为医学系的学生,他对药物有一定的认识,因此确定有关试验属低风险后才加入。在这些试验中,最长的有两週,酬劳约1000令吉。他记得那是一个降血压药试验,他每逢週日就要全天候呆在医院或检验所,平时每天早上都要到这些地点报到,让医护人员量血压及抽血,检查药物在血液中的残留浓度。由于连续14天都必须抽血,问他不会贫血或身体不适吗?他笑笑表示,那只是一小茶匙的血,影响不大。不过,他看过有些受试者,因为对药物过敏,结果呼吸困难,还好经救治后无大碍,但他们也因此被终止了受试资格。亲握跳动心脏体悟生命的澎湃完成了5年的医学基础课程后,云华开始入院实习,实践每项理论。他最记得,心脏外科主治医生在心脏绕道手术中,引导他握住跳动的心脏。这一握,让他憾住了,原来生命的澎湃全在这颗跳动的心脏。他说,纵使手中握住的是一颗生病的心脏,但是心跳击打的力度,远远超出他的想像,他终于明白实习课程对一名医生的养成何其重要。“不过,心脏如何澎湃,也敌不过药效作用,只见手中的心脏在输药后半小时就停止了跳动。后来,医生将从病患腿部抽取的血管移入心脏,搭建绕道供血液流动。当绕道成功筑建后,静止不动的心脏又恢复了气息,在我面前‘噗噗’地跳动。”那一刻,他深深感受到,心脏之强,远不及医学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可以赋予人类更完整的生命,他相信人生路没选错了。【唐云华】现年33岁,出生于雪州万挠新村,2003年毕业于台北医学大学医学系,并于2009年考获台湾家庭医学会专科资格,目前任职于台北天主教耕莘医院。对他来说,诊治器质性疾病固然重要,但是修补缺损心灵的工作也不容忽视,因此以3C(Continuity,持续性; Comprehensiveness,周全性;Coordination,协调性)2A(Accessibility,可近性;Accountability,责任性)为口号的家庭医学科,因强调身心灵诊断及治疗的重要性而成了他的治人宗旨。/良医‧报导:唐秀丽‧2010.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