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母家后巷很不一样‧陈勇霖拍出“心”感受

祖母家后巷很不一样‧陈勇霖拍出“心”感受摄影是一个寻找自己的过程,不需要过份研究理论及器材,也不需要详细描述的操作及技巧;只要老老实实地把生活面貌透过摄影记录下来,让人看了明白当中所要传达的信息,还有那内心的话语。来自槟城,现年20岁的陈勇霖,早前凭着“祖母家后巷的夜空”荣膺2015年索尼(Sony)世界摄影大奖之“年度青年摄影师”。对于摄影,这名年轻人讲求的是实际不花俏,只是想透露镜头告诉别人他的想法及感受。获得全球性摄影奖认可的陈勇霖玩摄影的资历不深,他在17岁那年才正式接触摄影这玩意儿。爱上摄影,除了是因为摄影能表达出个人心里的想法外,主要还是因为他不想辜负母亲对他的信任,促使他更加投入,花更多的心思在摄影上。“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玩摄影要玩得精妙,拥有一台素质佳的相机绝对是必要的,但当年只有17岁经济尚未独立的勇霖根本不可能买得起昂贵的相机,而且家境也并不是很好,纵使热爱摄影也只能把这份激情往心里藏。后来妈妈得知了他的心愿后,二话不说以3年分期付款方式买下他人生的第一台相机,即入门级相机:SONY A35。“我想也没想过母亲会那幺的支持及信任我,虽然那相机只是入门级,但也需要2000令吉,这份礼物也开启了我的摄影之路。”他在2012年那时获得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机后,就更加无法自拔的随时随地想要捕捉眼前的风景,他希望透过那小小的观景窗,记录下自己曾经到过的地方。每一位摄影师,都有自己独爱的摄影主题,陈勇霖也不例外。由于向来锺爱大自然,遇上繁花嫩草、绮丽风光,他都以手中的相机,把眼前所见定格下来。他在年纪尚小的时候,每逢学校假期都会回一趟位于亚罗士打的祖母家。前往祖母家的路上,四周都是稻田,插秧时节,泛着波光的田地呈现一片翠绿意;当稻穗成熟时,四处又是一片黄澄澄稻浪……而祖母家,也是他唯一可以逃离烦闷的城市,和大自然共舞的地方。陈勇霖坦言,这也是为甚幺他会以“祖母家后巷的夜空”作品参赛,原因非常简单,就单纯的因为那是他婆婆的家,那个地方也充满着他儿时的回忆。“其实最美好的东西一直都我们的身边,但我们却常常忽略了或是不懂得去珍惜或留意。”机不离手留心生活小事在大多数人眼中的后巷,多是骯髒、黑暗、不起眼的,但在陈勇霖眼中,祖母家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后巷,却是他此生到过“最美”的地方。他感慨地说,祖母家给了他许多快乐及美好的回忆,包括小时候公公骑着摩多载他在稻田四周兜风的美好感受,如今已不复存在。“我一直都想用某种方式来表达我对祖母家及公公婆婆的思念,后来我发现手中的相机,就是实现影像与故事之间的最好媒介;许多原本在生活中不起眼的小事,在定格后却可能带来很深的感触。”他直言,相机的观景窗就好像他的第二个记忆体,无论去到哪里,他的手上也总是会拿着相机,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值得按下快门的机会,他想以手中的相机,把那些美好的事物“收藏”起来。陈勇霖认为自己是非常幸运的,开始接触摄影时由于还是学生身份,加上好奇心旺盛,一直都“机不离手”,因此拥有充裕的时间多加练习。“每次看见绝佳好景,就想马上按下快门,那一直悬挂在我胸前的相机,就是为了迎接那一刻的到来。”即使其时是作普通的生活记录,他也不马虎以对,“祖母家后巷的夜空”就是佳例之一,完整表达了他对祖母家的思念之情。好照片需要耐心和运气陈勇霖一直以来都想藉照片的力量,为保护自然生态做些甚幺,然而这一点也不简单。他说,如果对自然生态未有充份的认识的话,那幺在照片中出现的景象或是生物,最终也只是沦落为供拍摄的“物件”而已,并无法传达出摄影人的所思所想。“一张照片除了能够引起大众共鸣及令人讚叹之余,也必须清清楚楚的告诉大众,照片要传达的是甚幺讯息。照片予人的整体感觉固然重要,但我觉得细节才是成败的关键。”他不否认,要拍摄到好的照片,是需要耐心和运气的,拍摄时因为无法预估的环境,摄影人因此也需要投放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在其间。他以获奖的“祖母家后巷的夜空”为例,其实那晚天不作美,星星被烟雾遮盖住,他因此花了好几个小时在等待,在凌晨时分才拍到这张令他满意的照片。他打趣地说:“人家等的是一个人的咖啡,而我等的却是拨开云雾后的灿烂星空。”纪实摄影需要摄影人耐心的等待时机,唯有把等待、观察及拍照结合在一起,才能构成摄影的乐趣。“譬如说今天我想在某个地点拍摄夕阳西下的照片,那幺我就会在那边待上几小时;又或者说我想拍以雨天为主题的照片,那幺我也会以`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待雨水的降临。”有感觉的照片才是好照片器材重要,还是拍摄技巧重要?对陈勇霖来说,刚刚接触摄影的时候,是无师自通慢慢摸索,或是上网与志同道合的摄友互相交流求进步的,虽然他使用的只是入门级相机,但他的作品水平绝对不亚于以顶级器材拍摄而得的照片。基本上任何一部顶级相机都可以拍得教人赏心悦目的照片,但他强调,就算手中拿的只是一台入门相机,但只要肯花点心思去钻研,一样可以拍摄理想的画面。“每张照片都有摄影者想要传达的讯息,因此并不能单凭着一张照片的画质来定义它的好坏,而是必须深入了解当中的含义。”他坦言,摄影人看待耳边事物的眼光必须细腻,明白自己想表达的是甚幺,那幺自然就会创造出自己独特的拍摄手法,拍摄出的照片也就充满感觉。他说,他一直都是把这样的思维套用在摄影路上,保持自己的摄影风格不跟风。“走在摄影这条路上,必须要有自己的想法及风格,而不是随波逐流,人家说甚幺,你就认同甚幺。”他举例,纯风景照一般上都很沉闷,有人认为在照片中加入一些元素以便照片变得更生动,譬如改善曝光、改善构图、调整颜色、利用滤镜等,虽然如此,但也不能够为了加而加,这需视当时想表达的意思而定。“当我们为照片加入某种元素时时,号耳表示我们在用照片说故事;换句话说就是以照片来表达出心中的想法。”/副刊‧报道:徐国栋‧2015.07.09